您的位置:王中王救世网 > 王中王资讯 > 四川画家何多苓亲访北川,我要用画笔记录地震

四川画家何多苓亲访北川,我要用画笔记录地震

发布时间:2019-11-03 19:06编辑:王中王资讯浏览(147)

    图片 1

    刚从北川归来的川籍油画家何多苓,一边筹划着为援助灾区做些力所能及之事,一边整理着从灾区拍摄回的大量照片,为自己的创作做着准备。这种忙碌虽然辛苦,但却让他感到一丝安慰,因为他忘不了那满目疮痍的故土,更忘不了灾区孩子们那一张张坚毅的脸庞。 地震发生时,家住成都的何多苓还在上海出差。得知家乡父老遭受重创的消息后,他当即与一家画廊取得联系,由于没有时间创作新的作品,便委托这家画廊从一位收藏家手中将自己的风景画《次生林》借出,捐赠到北京参加义卖,希望灾区人民能够像作品中表现的次生林那样,拥有顽强的生命力与大自然抗争。回到成都后,何多苓立即了解灾区尤其是受灾最为严重地方的情况,看到很多救援者不断涌向那里,要为家乡人民出点力的想法一直萦绕在心中,最终他决定深入灾区去考察灾情,用创作为他们带去物质上的支持,也带去精神上的鼓舞。 何多苓是最早进入四川地震灾区的美术家之一。5月17日,他与绵阳的几位艺术家一起,驱车赶往了这场大地震的重灾区北川。虽然对前往北川途中的困难事先已有了心理准备,但道路上的艰险还是令他们有些意想不到——从山上飞落的石头有一座小山大小,巨大的石块堆足有几十吨重,挡在了公路中间。一路上,曾经熟悉的家乡已变得陌生,曾经美丽的家园已化作废墟,灾区的一幕幕让何多苓感到触目惊心。然而给他最多触动的还是那些严重坍塌的中小学校。 站在北川中学已被夷为平地的教学楼前,来自山东的消防队员正在紧张工作着,搜救与清理作业进行得异常艰难,被从瓦砾中挖掘出的遇难者遗体一旁散落着的是孩子们学习用的课本和练习册。作为一个四川人,何多苓为家乡美好山河的巨大损失感到伤心,作为一名教师,他更为这些花季少年遭遇的不幸而落泪。何多苓和同行者们的心再也无法平静了。 但是,正当他们怀着难以名状的悲伤之时,一些从身边走过的人群却进入了视线。这些人都是在大地震中活下来的幸存者,他们被救援队伍解救出来,正在徒步前往安全地带。而令何多苓感到震撼的是,他们秩序井然,衣着也干净而整齐。人群中他注意到,一些孩子的脸上流露出更多的是镇定,尤其其中一个背着书包的孩子,他的神情中满是对重返校园的渴望。“虽然没有经受过8级强震的‘洗礼’,但回到成都后经历的几次余震仍令我感到心有余悸。而这些孩子却在救助者们的关爱和帮助下,表现得非常棒。”在这些孩子们身上,何多苓没有看到恐惧,没有看到惊慌,一张张稚嫩的脸庞上写满的都是坚强与勇敢。 “要把这些记录下来!我要用画笔记住孩子们那坚毅的脸庞!”擅长肖像创作的何多苓,近来正计划创作儿童系列肖像作品,而灾区的这些孩子成为最触动他的题材。他说:“在那一刻我被深深感动了,那是一种面对灾难后保有的生命的尊严。生命是脆弱的,一瞬间就会消失,而生命又是坚强的,会在磨砺中走得更加平稳。” 于是,在北川有限的时间里,何多苓用手中的相机捕捉着孩子们重生后充满希望的面孔。回到成都后,他又不断从报纸、网络、电视上收集这类照片。他要将这些作为自己的创作素材,让这些经历了丧失家园之苦,甚至经历了失去亲人之痛却依然有着坚定信念和乐观精神的孩子们,成为他画中的主角,去激励人们走出阴霾,同时也让更多人向灾区人民、灾区的孩子们伸出援手,提供帮助。 除了要把北川之行的所见所闻和自己的所感画下来,何多苓说,震后重建的任务更加艰巨。他正在为捐助灾区中小学校建设而做着努力,同时准备联系和发动自己的建筑师朋友,请他们免费为灾区的孩子们设计出能够经受地震考验的教室。他希望,让这些幸运的孩子们记住的不是灾难留下的伤与痛,而是面对生活和明天的勇气、坚韧以及爱的力量。 除了要把北川之行的所见所闻和自己的所感画下来,何多苓说,震后重建的任务更加艰巨。他正在为捐助灾区中小学校建设而做着努力,同时准备联系和发动自己的建筑师朋友,请他们免费为灾区的孩子们设计出能够经受地震考验的教室。他希望,让这些幸运的孩子们记住的不是灾难留下的伤与痛,而是面对生活和明天的勇气、坚韧以及爱的力量。

    这一年来,最让画家何多苓牵挂的就是孩子。 512地震发生后,他从上海匆忙赶回四川,然后5月16日就与几位朋友一起驱车赶往了这场大地震的重灾区北川。 何多苓是最早进入四川地震灾区的艺术家之一。他回忆说:那个时候,我肯定首先是一个四川人,其次才是一个艺术家。所以我就去了北川,去做一个人力所能及的事情。当时的北川被摧毁得面目全非,几十吨重的巨石挡在路中间,而且随着余震还有一些正从山上向下滑落,县城已变成一片废墟,一幕幕触目惊心,然而给他最多触动的还是那些严重坍塌的中小学校。 站在北川中学已被夷为平地的教学楼前,来自山东的消防队员正在紧张地工作着,搜救与清理作业进行得异常艰难,从瓦砾中挖掘出的遇难者遗体一旁,散落着一些课本和练习册。他和随同的朋友帮着消防队员搜救幸存的学生,他同时也默默地收藏起这些遗物,那种难以名状的悲痛让他刻骨铭心。 那些孩子的尸体就在你脚下,废墟上到处散落着孩子们的书本文具。跟我们一起去的有一个是绵阳的诗人,他在学校的废墟中捡到一本笔记本,上面抄着歌词还有学生自己写的诗,他马上收藏了这个本子,但本子的主人可能已经遇难了,肯定是个女孩,字迹很娟秀。 同样,他也看到了地震中很多坚毅的脸庞,在如此重大灾难打击下,尤其是在灾难中幸存的孩子们,一张张稚嫩的脸庞上,没有过多的恐惧和惊慌,而更多是镇定和勇敢。他曾在北川回来的路上,见到了一群幸存的学生。 要把这些记录下来!我要用画笔记住孩子们那坚毅的脸庞!他说,在那一刻我被深深感动了,那是一种面对灾难后保有的生命的尊严。生命是脆弱的,一瞬间就会消失,而生命又是坚强的,会在磨砺中走得更加平稳。 从北川回来后,他试图走进画室,但两个月期间,他一直无法将自己的意识集中在画布上。后来七八月份,他又驾车去了另一个重灾区青川。 虽然那时,青川的灾后清理工作稍微有序了些,但他在板房里或者受灾群众自己搭建的窝棚里看到的人们复杂的表情,和体验到的人们复杂的内心情感,依然让他感慨万千。他用相机抓拍了板房中的一个小女孩的镜头,她是那么朴素,却饱含生机,虽然她的周遭一片废墟,触目惊心。但她忧郁的眼神中,有一种生的力量与美好,她是一种希望或安慰。 回到成都后,他参加了多次地震题材的大型绘画,其中一次与很多知名艺术家合作创作,合作的那幅画拍卖了3300万元,这些钱,他们全部捐给了中国慈善总会。地震两个多月之后,当他第一次走进自己的画室时,却发现之前的思路难以为继了,他必须要画在废墟中铭刻在他内心的那些稚嫩的形象。 何多苓说:以前很长一段时间,我在艺术创作上都没创作与现实直接相关的作品,强调一种诗意、抒情性,超现实的空灵,但这个灾难后,我感到如果要创作,不涉及这其中的心理感受,是不可能的,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不道德的。 《灾区小女孩》是何多苓灾区孩子系列油画之一。她正是以他在青川板房里拍摄的那个女孩为原型创作的,何多苓说:只不过,我虚化了当时那些触目惊心的背景,用一种虚幻的色彩来表现一种心理上的悲剧感,一种生命的诗意感。 何多苓是中国肖像画的佼佼者,早年他的《春风已经觉醒》就曾被封为伤痕画派的代表作,与罗中立、程丛林、周春芽等画家一起成为四川画派的中坚力量。 甚至可以说,《灾区小女孩》是何多苓艺术风格中的一个小小的转变,在肖像画中,虽然依然保留有他绘画风格中的那种一贯的诗意,但显然淡化了许多,尤其是他早年绘画中的文学性,基本上已在如今的画布上消失了。而呈现给我们的是一种举重若轻的厚重感,那几乎是精神层面上的一幅灾区孩子的肖像。在一种类似于一层薄薄的蒙难的灰尘中,我们看见了她稚嫩的美。如果说它有诗意,那种诗意是充满悲剧的。 为什么画孩子呢?因为死了那么多孩子,有些死亡本来可以避免的,但由于我们的学校,我们的建筑出了问题,全社会都需要面对他们进行忏悔。何多苓说。 512地震一周年来临时,他将《灾区小女孩》这幅作品进行了义卖,然后将款项捐给了那些幸存的母亲。

    编辑:admin

    本文由王中王救世网发布于王中王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四川画家何多苓亲访北川,我要用画笔记录地震

    关键词: